JSUMA

「曾」叫人受不了的「教授」

台灣大學碩士 梁素秋
  如果一位教學十餘年的老師,仍常常談起他國中導師的帶班方式如何如何,您一定會很好奇:他會是什麼樣的老師?雖然國中畢業到現在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,我依然敬佩這位教我們學頑皮豹走路、教我們大考大玩的導師-曾春兆老師。

  記得在第一堂課時,老師告訴我們:知道德國為什麼強盛的嗎?因為他們有強壯的體格及確實的時間觀念,所以在班上的每一位同學,都必須要學會游泳,游泳一可健身,二可自救救人(別忘了台灣四面環海!),三可建立信心。從此,每到假日,規定全班早上六點到遠在海邊的台東市立游泳池集合(因學校沒游泳池),而且不准遲到,記得德國人是很準時的!經過一段時間的傳授,還沒學會游泳的同學,沒關係,老師就主動幫他報名游泳比賽,保證一天即可學會,夠酷吧!

 

  至於守時的調教,即使遲到一分鐘,都會叫人羞愧得無地自容 呢!有一次老師要帶大家到知本玩,說好在車站集合,早上7:00準時出發,時間到了,還有人沒來,這時有位同學眼尖,大喊「他們來了!」我轉頭過去,看見老遠,他們正努力地跑來,但老師很堅定地說「時間到了,開車!」真是好一個〝擇善固執〞的老師!

  在升學主義的當時,老師卻以逆向教學方式,要我們培養自動自發地讀書習慣,而不是死背或臨時抱佛腳,每到段考前三天,一定舉辦籃球賽、玩躲避球、手球……讓大家回去只想見〝周公〞,如果平時沒唸書的人,成績準會〝死〞得很難看!

  班上每天有五份報紙,週一必考國際及國家大事,他常說「我國就是被〝自掃門前雪〞的自私心所害,要我國能強盛,必須培養大家能事事關心的態度。」這二年〝土石流〞在台灣已快成豪雨的代名詞,在二十幾年前我讀國中二年級時,葛樂禮颱風後,老師就帶我們去看大南村被土石流埋村的慘況,當時老師指著山坡說:「這裡以前是樹林、竹林,它們的根,抓地力很強,後來被砍掉,改種果樹、種檳榔,大雨一來,就造成這樣的慘劇。」我還站在以為是被沖下來的木頭上聽老師解說,經同學一叫是棺材蓋,嚇得我真不知腳要站在那裡才好!那一次我們班發揮了人溺己溺的同情心,是全校捐款及捐衣服最多的一班,而老師也為我們上了一堂最實際的水土保持課程。

  由台東方向遙看都蘭山像美女的側面,我們台東人喜歡叫她美人山,傳說在台東都蘭山上,有一顆美麗的藍寶石,被一條巨蟒保護著,所以沒人敢上去拿,而老師竟宣布要帶我們全班上去,我不敢告訴家人,因我媽非常相信這個傳說,暗地卻興奮不已,好棒喔!可以去探險尋寶了!那天,天氣很好,我們坐公車到都蘭山,這次再也沒有人敢遲到了,便開始探險之旅。進入山區,天啊!全是陡峭的山壁,沒有路要怎麼走啊?老師倒是輕鬆地說:「路是人 走出來的!這樣才是真正的〝爬山〞-用四肢爬!」為了要尋寶,努力啊!我頭也不回的努力向上爬!近中午時,雲霧嬝嬝,環繞山腰,我們像一群快樂的小山猴,騰雲駕霧又唱又叫地,終於〝爬〞到山頂,沒有寶石,當然也沒遇到蟒蛇,但我卻沒有絲毫的失望,因為我們到了最美的〝仙境〞,滿山的紅花根節蘭綻放出一片花海,大家興奮地雀躍不已,老師已將最有價值的禮物,毫不保留地送給我們了!

  我們這班成了全校稱羨的快樂、活潑的班級,但老師告誡我們 不可以成為驕傲、隨便的學生。他認為嚼口香糖的樣子太吊兒郎噹,而且會污染環境,全面禁止同學嚼食,不巧有兩位同學被老師捉到,被罰了五十元,五十元的罰款是規定在先,班庫又多了五十元,五十元在當時可以吃十碗陽春麵呢!可憐啊!她們只是一人吃半片而已,老師規定的事一定確實執行,但他是真心、用心地帶我們。

  班上五十三位同學,他總怕自己忽略了那一位同學,每到月底就會問:「這個月覺得被老師忽略的,請舉手。」凡舉手的同學都會被老師邀請到他家,吃一頓師母拿手的鹹湯圓,為了吃鹹湯圓,我昧著良心舉了好幾次手,老師,對不起啦!您一直都很關心我,但師母煮的湯圓實在是太好吃了!直至現在,我仍然最懷念師母煮的美味鹹湯圓呢!

  老師給我們的愛不僅止於班上,他甚至還主動接納全校老師最頭痛的〝大哥大〞到我們班上來,他先和全班說明,他認為天下沒有天生的壞學生,謝同學會有不良行為,是因他沒有好的學習環境,希望我們能接受他、幫助他,大家被老師的愛心所感動而欣然接受,雖然謝同學在班上僅半學期就因搬家轉到別的學校,但老師 這份無朽的寬愛,深深地烙印在我的教學生涯中。

  升國三時,老師請大家起立伸出手來,「你們認為自己的命運是怎麼樣的?」大家看看自己的手掌,以為老師要教我們看手相, 老師又叫我們握緊拳頭,說:「記住!命運是由自己掌握的!說三遍。」老師強調的事,都會叫我們起立大聲說三次。他還要我們一定要讀鄭豐喜先生的〝汪洋中的破船〞一書,並寫心得報告,我看了三次也哭了三次,看到鄭豐喜先生在這麼艱難的環境裡,都不曾放棄自己,努力向上,而日子過得這麼優渥的我們,更應好好珍惜自己,我真的很感激老師的用心,他教我們要有自信地對自己,要對自己的未來負責。

  去年底,老師及師母突然到學校來看我,我真是太感動了,畢業這麼多年後,老師還一直關心著每一位同學,我帶他們參觀美麗的校園,一路上聊了許多以前的事,突然間師母似乎有感而發的說:「老師這麼教你們,也讓你們在這種環境下過得很辛苦吧?」的確!我點點頭,老師教我們要有正義感,害我處處雞婆,要有愛心,害我得常常與學生及家長周旋,要守時,害我約會時常常要等人……。但我欣然地告訴師母:我還是很感謝老師這麼教我們,我心甘情願是他永遠的學生!

聯絡資訊

  • 台北: (02)23658611 
  • 台中: (04)23132770 
  • 高雄: (07)3355506 
  • 美東: (718)9613100 
  • 美南: (972)6699328 
  • 加拿大: (604)2762222

網路社群

We're on Social Networks. Follow us & get in touch.
您目前位置:Home 關於主人翁 關於主人翁 「曾」叫人受不了的「教授」